娱乐新闻 演出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 读书 文学经典 衡水文艺 新书上架 文化衡水 历史钩沉 老照片 鉴赏收藏 今夜星空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娱 > 读书 >
苜蓿·乡愁
时间:2019-03-31 09:26   来源:衡水新闻网—衡水晚报
衡水日报新闻热线:0318-2073456    衡水晚报新闻热线:0318-2065067、2061234

苜蓿·乡愁

张锡杰

 

在对家乡的美好记忆里,苜蓿芽有着深刻的不可替代的一席之地,它是我最爱的野菜之一。

我爱苜蓿,主要是每年莺飞草长之时,苜蓿就会从地下钻出嫩芽,绿油油的、分外喜人,长到四五公分时,采摘下来,用水焯一下,适量放些油,加点姜、盐,清炒、煮羹,都是不错的开胃菜。不过,我小时候,家里穷,采摘的苜蓿芽洗净后拌上些玉米面(这些年条件好了是拌面粉),上笼蒸熟吃。当地群众叫“蒸菜”,在经济困难时期,群众缺粮缺菜,再说那会儿,还没有“大棚菜”,一冬天的蔬菜主要是萝卜、白菜,而苜蓿芽是最先下来的新鲜“蔬菜”,且营养丰富,含有大量的铁、钙、钾、蛋白质和维生素,是我国最古老的蔬菜之一。所以能吃顿苜蓿芽“蒸菜”,感到是“吃鲜”,其味道胜过如今的“山珍海味”呢!如同“乡音”难改一样,小时候的“嗜好”,终生难以改变。如今已到耄耋之年,还常常思念苜蓿芽“蒸菜”的美味。每年清明回衡水,只要饭店有苜蓿芽“蒸菜”,我都会点双份儿!

苜蓿“亦菜亦草”,嫩茎叶是“菜”,长高了就成了“牧草”。它的这个优势,使它显现出极强的传播繁衍能力。据资料记载,苜蓿是西汉时引进中国的,两千多年来,传遍了大江南北、神州各地。记得小时候,家家户户都种苜蓿。因为农民犁田、播种、拉车都需要牲口,养不起骡子马的,起码会养头牛或毛驴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对苜蓿用途的定义是“一种重要的牧草和绿肥作物。”种地就需要养牲口,而苜蓿是牲口最爱吃的饲草。就是合作社、人民公社时期,生产队的牲口集体喂养,也需要种苜蓿。记得小时候,学校组织去踏青,空旷的田野里,除了绿油油的麦苗,就是一望无际的苜蓿。在清丽春阳的沐浴下,紫色的苜蓿花光彩照人,一阵清风吹过,还能隐隐约约地嗅到苜蓿的花香呢!

此外,苜蓿还有两大用途,一是“养人”,二是“养地”。“养人”,主要是指苜蓿的药用价值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,经常食用苜蓿菜,可以“安中利人”,能够“利五脏,轻身健人,洗去脾胃间邪热气,通小肠诸恶热毒。”中医使用苜蓿治疗肠胃道功能失调已历数百年之久。苜蓿可全草入药,具有健脾补虚,利尿退黄,舒筋活络之功效,可用于脾虚腹胀,消化不良,浮肿,黄疸,风湿痹痛。“养地”则主要是指,苜蓿还是优质的绿肥。苜蓿的根部,能结类似豆类的根瘤,而瘤菌具固氮之功效,贫瘠的土地,种几年苜蓿,就变肥沃了。所以农谚说:“一年苜蓿三年田,再种三年劲不完。”

过去只知苜蓿是平民百姓的宠物,爱苜蓿、吃苜蓿。最近看到一则资料,说在唐朝时不仅老百姓吃苜蓿,就连皇宫里也吃苜蓿。我这样说,有人可能会质疑:“何以见得?”现有唐开元年间东宫太子李亨的老师薛令之的《自悼》诗为证。

诗曰:“朝日上团团,照见先生盘。盘中何所有?苜蓿长阑干。饭涩匙难绾,羹稀箸易宽。只可谋朝夕,何由保岁寒?”此诗被收入《全唐诗》,流传千古,当确凿无疑。“苜蓿长阑干”,说明薛令之餐桌上的苜蓿,已不是鲜嫩的“苜蓿菜”,而是“牧草”了。即便叶子还能吃,但已无“苜蓿菜”的新鲜味道了。

我查阅了有关史料:薛令之(683—756),开元中期,曾任左补阙兼太子侍讲。此时的唐玄宗李隆基,重用奸佞,宰相李林甫,专权误国,朝野怨声载道。而太子李亨与李林甫不和,东宫官吏也遭受排挤和虐待。薛令之对李林甫的所作所为,十分愤慨,因而在墙上题诗谴责。没想到,唐玄宗偶入东宫(我猜想是李林甫的安排),看到薛令之的诗大为不满,认为是在讥讽皇帝,于是在诗旁题了四句反唇相讥:“啄木嘴距长,凤凰羽毛短。若嫌松桂寒,任逐桑榆暖。”还复题四字“听自安者!”薛令之看到诗惹了大祸,怕给太子添麻烦,赶紧托病辞职回乡了。薛令之唐神龙二年(706年)进士,清正廉洁,为官30多年,不仅没有积下万贯家财,甚至连回乡的车马费也付不起,只好“徒步回乡”。说起来令人唏嘘不已,但却把清廉的声名留在了京城。

安史之乱,使盛唐走向衰败。太子李亨趁玄宗逃亡之际,在灵武继位,是为唐肃宗。李亨当了皇帝后,想起当年恩师受的冤屈,派人急诏薛令之,准备委以重任,没料想老师已逝世几个月了。听说老师去世时,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。肃宗感念恩师的清廉,特敕封薛令之所居住的村庄——建安郡长溪西乡石矶津(今福建福安市溪谭镇廉村)为“廉村”,溪为“廉溪”,岭为“廉岭”,以表彰他的一生清廉。因一句“苜蓿长阑干”,使薛令之廉臣的声名和故事成为流传千古的佳话,这恐怕是薛令之生前所没有想到的。

乡愁是一条回不去的单行道。苜蓿的衰落和种植面积的减少,是伴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和出现的新问题,但却不是必然的结果。试想,当年的富贵人家“看不上眼”的荠菜、马齿笕等野菜,如今都成了城市餐桌上的“佳肴”,而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,长期被推崇而生长繁衍的苜蓿,就不能绝地重生吗?我觉得,问题的关键是苜蓿也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“与时俱进”。比如:“苜蓿芽”可否深加工,解决保鲜问题,或制成罐头,打入高档饭店,成为一道美食佳肴呢?我衷心地盼望家乡的苜蓿能延续那千古的佳话!

(责任编辑:丹微)


声明:
·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衡水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·本网刊登的服务信息、联系电话等,均为公益性质,请您在参考使用时须谨慎,如有问题请立即向有关部门报告。并通知本网删除此信息。
·电话:0318-2065027 衡水新闻网 传真:0318-2023128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·稿件处理时间:9:00—18:00
阅读推荐
专题策划

澳门网上赌博网站大全